无障碍说明

iPod之父讲述iPhone开发历程:“内斗”并不存在

[摘要]作为苹果iPod和iPhone开发团队的负责人,Tony Fadell向我们讲述了iPhone最初的开发历程。

iPod之父讲述iPhone开发历程:“内斗”并不存在

TheVerge中文站 1月14日报道

本周标志着iPhone问世距今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,而有关这款设备在设计开发阶段的大量幕后故事也突然涌现了出来。科技网站Sonny Dickson日前公布的一段视频吸引了大量的关注,当中展示了一部内置iPod式虚拟Clickwheel界面元素的iPhone。

想必大家都曾听闻过iPhone开发阶段苹果内部两只团队之间的明争暗斗:一方想把iPod做成手机,而另一方希望把OS X移植到手机当中。

但Tony Fadell却说,实际情况并非如此。这位曾相继担任iPod和iPhone团队负责人、随后创建了Nest的传奇人物日前接受了The Verge电话访问,并对相关事实进行了澄清。

最近有一部视频流传了出来,外界也开始大量讨论iPhone项目创立之初两股势力的相互竞争。

在软件和硬件开发阶段,当时有海量的不同UI开发出现。相互竞争的并不是某某团队,而是创意本身,我们也都努力投身其中。

有的时候,愚蠢的创意只有一开始看起来很蠢而已。当你有所突破,它就会变成一个聪明的想法。比如“大家都想在实体键盘上打字,没人会想要在玻璃上打字”这种,条件反射并不是真正的答案,你必须一直给他们压力。当时我们可能有16-17种不同的概念。

我们在视频里看到的东西如今看起来非常荒谬,比如触控屏上的Clickwheel,还有iPod界面……那到底是什么?

当时有两种不同类型的原型机。一种来自UI团队,他们当时都在使用Adobe Director,所以很快就能在屏幕上模拟出这些东西。一支团队以iPod为基础来进行开发,而另一支则假设它有一块触控屏。这两支团队是一同工作的,因此实际情况并不是两拨人在尝试不同的东西。

随后,我们又在硬件上重写了UI,来尝试触屏和物理按键等元素。当时的硬件和软件UI开发是有两种路线并行的,我们现在在视频里看到的不过是UI团队的工作成果,它是在Mac上完成的,并没有依托任何硬件。

视频里的UI是在硬件上运行的,而不是Director。

有人把这些UI移植到了iPhone上。在开发过程当中,有的人决定这么做来找点乐子。它最开始是在Mac上进行的,因为公司当时已经推出了带Clickwheel的iPod,我们就想要在iPod上看一下(虚拟Clickwheel的)效果。但由于在iPod上编辑UI太困难了,因此我们就先在计算机上做好UI,在把它转移到iPod上面。

这也就解释了视频中的设备为什么会出现Aqua界面元素——我们看到的是在iPod上模拟运行Mac应用的效果。

没错,它就是个Mac应用。

那它为什么又跑到iPhone原型机里头去了?

有人后来进行了移植。

苹果的人干的还是?

我不知道。反正有人这么做了,我们当时在开发阶段并没有干过这种事。

视频中原型机的上半部分显示着iPod菜单树,下半部分是奇怪的Clickwheel模拟。由此可以看出你们在“把iPod做成手机”这个想法上面已经相当深入了。那你们为何最终的选择却是另一种与之对立的做法呢?

我们一开始的目的是想把iPod Video产品做得更好。因此我们拿掉了滚轮,将其虚拟化,这样你就可以观看宽屏视频和图片了。因为Clickwheel很碍事,我们又不想把iPod的机身增大,而只希望加入一块更大的显示屏。因此我们最终决定把Clickwheel虚拟化。

接下来才有了iPod手机,它和诺基亚的小屏手机设计很像,屏幕其实并不大。随后我们希望把Clickwheel作为控制界面,因为它是我们的标志性元素。把它拿掉的话,营销部门的人肯定会我们拼命。

但问题在于,Clickwheel是无法用来拨号的。其他问题我们其实都解决了,但这个最基础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。因此我们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当你和乔布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你和他们的主张分别是什么?

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意识到Clickwheel无法在手机上实现快速拨号,因此我们会说,“老乔,我们不想在这上面花时间了”,而他会说,“不行,我想要你做这个。你必须先试试”。

我们想尽了办法,比如在拨轮上增加小按键。当时诺基亚又一款手机上面就有圆形的数字键盘,老乔就想让我们也试试。

iPod之父讲述iPhone开发历程:“内斗”并不存在

我们当时花了4-5周的时间来做虚拟Clickwheel,随后又花了4-5周继续尝试,并觉得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,因为这是乔布斯想要的。物理键盘也是如此,乔布斯说,“不行,我们就是要在玻璃上做出键盘”。

那iPhone版本的iPod OS最终结果如何呢?

在我接管之前,是Jon Rubinstrin在负责这个部门,他们一开始做出了一个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。随后,Avie Tevanian和Scott Forstall又做了一个精简版本的OS X。双方当时想看看哪一个效果更好。

在我接手之后,我们想办法让后者能在硬件上运行,因为当时的macOS太大了。随后我取消了那个Linux项目,因为精简版OS X是更好的选择,乔布斯对此也很满意。

又过了两周之后,我确信我们已经可以凭借着Purple OS向前推进了。

Purple OS是iOS的代号?而从来就不是其他什么东西的?

没错。

那在硬件选择方面,你们为什么会选择ARM处理器?

是因为iPod,这些都是从iPod那里照搬过来的。不过在iPhone取得成功之后,乔布斯曾经想要尝试英特尔(的处理器),这也就是他那本自传和整个英特尔 vs ARM大战(的由来)。但我们一开始使用的就是ARM处理器,并没有选择谁一说,因为iPhone是基于iPod打造的。

你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iPhone会大获成功的?

我并不确定它是否是一款大获成功的产品,只是认为我们的设计肯定会大获成功。这是区别所在。

当我们看到触控和软件在实际硬件上的运行情况时,就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和当时的其他产品相比,它是那么振奋人心和直截了当。当我们克服了重重障碍之后,就立刻知道这个设计会大获成功。(原作者:Nilay Patel,编译:肖恩)

点击查看英文原文

【美国The Verge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等。】

iPod之父讲述iPhone开发历程:“内斗”并不存在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责任编辑:yannwang

相关搜索

为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