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27岁的孟奇出过两张电子乐专辑,担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的合成器老师,还是痴人乐队的固定键盘手,但他更愿意称自己是声音极客,一个“电子乐设备爱好者”。[查看全文]

码客杂志
分享到:

奇特的乐器

    一进孟奇的家,如同走进了一个电子器材车间,到处是大大小小裸露的电路板,各式的电线、形状奇特的键盘状按钮,孟奇告诉我们,这些看起来像是半成品的奇怪物什,其实都是他的乐器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 孟奇玩的是电子乐合成器,那些电路板接上电之后,就是变成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合成器,不同的合成器会发出不同的音色和音高,孟奇利用它们本身的特色,录成音频存入电脑,就变成了电子乐制作的材料,通过对声音改变音长、音高等再度调整,经过不同音轨混合,最终呈现的就是一首电子乐曲。

     孟奇反复强调,电子乐是有什么样的设备能做出什么样的音乐,“设备和作品之间的关系特别大。”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创造设备,目前他做的乐器可以分为两种:

    1.用MAX程序创作发声软件或者控制软件。
    2.设计电路板的图纸,把图纸发给淘宝上的卖家,制作成电路板实物;通过锡焊,将电路板接上电线、按钮、亚克力琴键等操作工具,变成真实可用的硬件。

    软件硬件的创造可以分开进行也可以相互结合,至于时间上的分配,则全凭他自己在一段时期内的兴趣。

自由度极高的音乐

     作为外行,我们一直试图找出这些合成器的规律,而孟奇在采访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打破这一想法:“这是一种自由度极高的音乐。”他调出了许多自己的作品做讲解,每一首都有很大区别:“电子乐可以有和声、有旋律,也可以什么都没有。光有节奏、光有和声,也会很好听。”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 孟奇选择电子乐就是因为其中这种自由,较之乐队的多人合作,电子乐从软件、硬件、作曲、合成,都可以一个人在极大的空间内随意施展。他14岁接触到电子音乐制作,在1999年用猫上网的年代,通过google搜索,下载免费的软件做音乐,在论坛上跟世界各地的音乐人交流,孟奇是理科生,大学读的是德语,利用理科知识和语言天赋,所有的编程和电路技术都从网上自学得来。

 

    电子乐是不能复制的音乐。在这个领域,没有音乐人会去演奏别人的曲子,与传统器乐不同,电子乐的乐谱只能记录在电脑里,界面跟一张画一样,完全不能试唱,而例如旋钮的调节,并没有清晰严格的刻度标识,每次演奏都不可能完全相同,最关键的一点,当听完《小寒》后,我们问孟奇现在能不能再演奏一遍,他一摊手:“怎么可能,里面的乐器都卖了!”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被改变的生活

     手臂上文着道德经的孟奇,相比于其他音乐人过着更规律,也更现实的生活,每天七八点钟起床,制作软件、硬件一直到晚上,他的产品都很有特色,电路板上烫着名字和格言,淘宝上那些为水壶、为电饭锅做电路板的厂家也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,只是觉得挺好看,依据图纸烫出“拨拧摸”、“发振六”等名字,这实际是孟奇的恶搞,意味“又能拨又能拧又能摸”、“六个发音振动器”等意思,大的电路板上还有长长的“罪莫大于可欲,祸莫大于不知足”,同样取自道德经,设计电路板图纸的软件不能输入中文,所有的笔画都是孟奇用电路线条一个一个拼出来的。出于成本,每一款电路板都要做十个以上,价钱根据面积同比例递增,曾经因为软件的问题,一个插口的直径少了0.02毫米,接线插不进去,整套板子就全都废了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孟奇当年是首师大德语系的学生,因为跟唱片公司签了合同,中断了学业去做唱片,现在虽然不再继续与公司合作,也没有把大学继续下去,他不在乎地自嘲是高中学历,如今他同时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做合成器老师,这其实是一份孤独的工作,横看学院派还是演艺圈,他觉国内做同类事情的人并不多。

孟奇,二环里的电子音乐人

     现在孟奇的精力主要在做软件上,最近刚做了一个系统,“太费脑子了,都掉头发。”他做的每样合成器未必都有具体的作曲目的,孟奇拿摄影作比喻,简单的入门级单反也能拍出好作品,之所以大家还要换镜头、玩胶片,就是一种爱好,无尽的创新未必都必需的作用,自己“就是对设备有爱。”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难以分到的蛋糕

     孟奇有个淘宝店“三只猫工坊”,售卖自己制作的硬件,从留言板上可以看出来,孟奇没有每天都盯着店铺——事实上,也没这个必要,中国玩合成器的很少,他的销量极低,孟奇能掰着手指数出几位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长春的常客,刚刚制作的时候有国外媒体介绍,还畅销了一阵,现在就渐渐低了下来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 淘宝店是一条“曲线救国”的渠道,自己做设备很费钱,开一个电路板就要成百上千,拿出来售卖可以弥补研发的费用,但他现在也没有把精力都放在销售上,如果想成体系起码半年要推出一款新产品 但他不想把自己栓死在硬件设计上,但是花费同样的时间精力开发出的软件,按业内的规矩是要免费分享的。

     孟奇过去出过《山水恋》《山水·颤》两张专辑。因为鼓捣乐器和设备占用了太多精力和时间,许多录好的歌都在硬盘里躺着,即使有唱片业内的人欣赏,真正进入市场也有待时日。“在国外的音乐市场,Justin Biber可以分到大蛋糕,电子乐这类的偏门可以分到小蛋糕,但在国内,流行的把所有的蛋糕都吃了”。他近年也不再带大量硬件设备去演出,大箱小箱搬运太费功夫,北京相关的音乐环境也并不够发达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 触摸点、和声调试、放大器、光感探测、电路板……这些词汇会难倒很多人,这并不是一个短期内会流行起来的领域,孟奇并不在乎电子乐发展的趋势,不管转不赚钱,流不流行,他还是会坚持做手里的设备,不会为了赚钱而把这些乐趣扔掉。

现代的玩物,传统的心

    孟奇的乐器是流水运转,手里的乐器做完一首曲子后,也许就会周转出去,换来其他的新鲜玩意儿,除了电子合成器,他也花了很多钱在其他的传统乐器上,他为我们展示了从希腊订购的手工手鼓,上面有他自己选的黄铜铃铛;以及意大利的气动调音手鼓,大家一起忙活用气筒按着打足了气儿,通过气门芯儿放气,打出不同音高的鼓点。此外,他家里还有从美国买的非洲传统巫毒鼓、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卡林巴手指琴等稀罕玩意儿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电子乐是用鼠标定音,每个音都在格子里,充满机器的精准,手工音乐因为会有意外的错音、和即兴的情绪变化,带有更多人的味道,孟奇喜欢电子乐的操控感,也热爱原声乐器的魅力,这中间并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孟奇的DIY创作源头跟传统手工息息相关,他的父亲是汽修厂的职工,什么都会修,家里的平房都是自己盖的,孟奇工作室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木桌也父亲打造的。如今孟奇的事业也像是个家庭作坊,妻子是平面设计师,为他录制视频、制作LOGO,两个人一起吃素、制作手工皂,在音乐的MV里拍摄北京的初雪和化雪。那些神秘又现代的DIY乐器,其实都与生活息息相关,就像上面的按钮,居然都来自街头游戏机,因为手感好。

孟奇,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

    孟奇喜欢现在的生活,住在北京二环里的小区里,被传统的胡同包围,跟所有的街坊热情打招呼,那几个知名的演出场地都可以骑车到达,他有时会跟痴人乐队一起去玩一票。他有点像旧时代传统的北京男人,钻研一个有趣的玩物,附带的名利金钱,都是不相干的事儿了。

分享到:

本期嘉宾

联系《玩家》栏目组

  •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数码玩家。
    电话:010-62671042
    微博:http://t.qq.com/geekdigi
    EMAIL:geekgeek#qq.com(发送时请把#改为@)


制作团队:熊阿姨夏思监制王炜炜设计yt制作miya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