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
胡同里的艾米丽

Emily总让我忍不住想到电影《天使爱美丽》的主角。除了名字相同之外,她们都同样活泼并古灵精怪,说一句话有无数的面部表情配合;快活而且乐观豁达,简直能从声音里听出笑意。当然,如果去Instagram上看她用iPhone拍的照片,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。[查看全文]

码客杂志
分享到:

Instagram红人

    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上名为“beijingemily”的ID有74000多个跟随者,她的每张照片都会获取数百个“赞”。这些照片大多跟北京胡同有关——胡同本身、胡同里各式各样的人、胡同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beijingemily是一个叫Emily Schreck的美国女孩,今年25岁,来自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。大学期间她开始捣鼓起相机,最开始也就是普通胶片机,为此她在暗房里消磨了一段时间。现在谈起这段经历,Emily说其实对摄影技术提高没什么帮助。

    不过她对摄影一直保持兴趣。之后她买了一部iPhone 3GS,并且在Flickr上开始一个“365天照片”计划。她要求自己每天用iPhone拍一张照片并发布在Flickr上。但因为她后来搬到了中国,这个项目还差最后6周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Emily学的“女性学”专业很难找到工作,而那时候她哥哥Matt已经在中国待了6年,于是Emily来到中国跟哥哥在一起。一年前她买了部iPhone 4S,并从App Store上安装了免费的Instagram,便开始了一段新的摄影历程。

    她觉得Instagram是一个非常好的跟朋友、甚至陌生人分享照片的地方。当她把照片发表在Instagram上时,会加上中英文的“beijing”作为标签,方便别人搜索。

    拍了一些照片后她也积累了一些粉丝,但并不多,也就100来个。突然有一天,她的Gmail里收到一封Instagram的来信,信中说会将她作为推荐用户。于是接下来的短短几个月间,Emily的粉丝暴涨,一下子就有了几万个跟随者。

    这些粉丝中,中国人占大多数。Emily觉得这可能是因为Instagram只将她推荐给了中国用户的原因。谈起那段“疯狂的日子”,Emily耸耸肩,做个鬼脸,说道,“一切就是这么发生了”。

记录正在消失的胡同

    “跟大部分在中国的外国人一样”,Emily说她在中国的职业是教英语。但不同的是,“我可能是唯一一个真正喜欢这份工作的人”。说这话的时候Emily向我们展示她手机里学生们的照片。这些孩子们在镜头前极为自然,有做鬼脸的、有开怀大笑的,还有一些是跟Emily的合影。

    Emily指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说,“我记得她的名字,因为我喜欢她的发型,她发型跟我一样”。

    Emily有一头褐色短发:碎刘海,发梢卷曲着垂在耳边。她的脸跟婴儿一样白皙粉嫩。她顶着这样一副跟中国人完全不同的面孔出现在北京的大小胡同中。

    尽管在幼儿园教英语的工作很累,工作时间也很长,她还是能抽出许多时间在胡同里拍照。她总是一个人去,“因为跟别人一起很麻烦,不能随心所欲的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”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Emily住在东直门内,附近有东四十条、雍和宫区域,很方便就能蹿到胡同里。“大街上很多车,很吵,可一旦拐进胡同里,顿时变得很安静。感觉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Emily在胡同里总是迷路,这部分是故意的。“因为这样我每次都能到不同的地方,拍到不同的照片”。

    关于北京胡同,Emily在Instagram上已经拍了上千张照片,每次都能找到新的主题。除了如她所说的在空间上的探索之外,“胡同里每天都不一样”。

    Emily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给我们看,第一张上面是一面墙,上面贴了一个倒着的“福”字。第二张照片上是同样的地方,但旁边却突然多了一扇玻璃门。“第二天这里就不一样了”,这些变化让她觉得非常有趣,也是她持续在胡同中行走拍照的动力之一。

    她喜欢拍胡同,因为在她看来这是正在消失的东西,所以她想记录下来,并且通过照片传达自己对胡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些持续、长久的对胡同的关注和记录,甚至能给生活在北京多年的人带来惊喜。Emily说她经常会听到中国人对她说,“看了你的照片,才发现中国这么美,之前都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但并不是她的每一张照片都被人喜欢。她曾经拍了一些堆满垃圾的、比较破败的胡同角落,在这种照片下面,就有中国人留言骂她,说她一个美国人老是想要抹黑中国。“如果你来中国了,你就不该说中国的坏话”,Emily复述她曾看到的这条留言,声音里能听得出些许失落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她拍的关于毛泽东的照片也经常引起争议。与对胡同的兴趣一样,Emily觉得毛泽东的痕迹也正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渐渐消失,所以她刻意去寻找这些。比如潘家园古玩市场里卖的毛泽东画像、雕像,出租车上挂着的毛泽东吊坠等。这些照片下面总是有很多很多的留言,大部分是中文,她说自己从来就没读完过,也从来不会去回复。“我对毛的兴趣不是出于对历史的兴趣,我仅仅是想要捕捉一些消失的东西而已”。

Emily的拍照技巧

    她不读任何摄影方面的书籍,也不知道任何一个著名摄影师的名字,她也不知道怎么构图。 Emily有一套自己的拍照方法。

    她几乎从不直接用Instagram来拍,而是先用手机拍下来,再回去编辑。跟我们见面那天,Emily的手机里有3351张照片,这是从秋天开始到现在拍的,不过几个月时间就积累了这么多。但这3000多张照片,最终发布在Instagram上的只是其中极少数。

    “50、60张里只有3、4张会用到”,Emily解释说,之所以这样做,因为对于一个场景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哪个部分,而“iPhone 4S可以对不同的部分对焦”,这样回去之后她就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比如最近她发布的那张墙角财神的照片,事实上,她拍了10来张不同角度的。她先是从比较远的角度入手,门和财神都在画面里。但她发现门很脏,而且旁边还有垃圾,很分散注意力,所以她就走近一点又拍了几张。但又发现墙的一边比较湿,于是又换个方向拍一下。拍了这些照片后,她回去选中一张来编辑,最后才是在Instagram上的那张可爱的门神照片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她的编辑手段主要是滤镜,Instagram自带的滤镜里,Emily比较喜欢hefe、lo-fi、x-pro、hudson这几款。除此之外,她还会用亲密社交工具Path里的滤镜来编辑照片,尽管她不怎么用Path的其他功能。另外,ColorSplash也是她当需要将背景调成黑白时常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她在上传照片的时候也有自己的“小秘密”。每次用Instagram编辑照片时,她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,这样照片编辑完了不会立刻上传,她就可以根据需要在不同时间来发布照片。“我会看我的Instagram主页需要什么样的照片,我希望主页看上去跟漂亮一点”,除此之外,Emily的另外一点考虑是,因为工作原因她不能每天去拍照,这样发布就可以保持每天都有更新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没想过做摄影师

    Emily不是特别喜欢黑白照片,也不喜欢冬天,因为“到处都是灰色的,也缺乏层次”。她喜欢彩色照片,喜欢丰富的色彩,就跟她织的围巾一样,都五颜六色的。而且不管她拍别人还是拍自己,永远都一副乐呵的样子。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平常人会烦恼的事情她似乎都不会为此耗费脑力,比如成名、比如金钱。她已经被包括《The Beijinger》、《中国日报》、《南华早报》等媒体报道过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活。她还是拍照、教英语、织毛衣。

    她的照片甚至发表在了一些旅游杂志上,她除了高兴之外也没有考虑更多。她觉得拍照对她而言,首先只是众多兴趣中的一种,她没有想过因此去做摄影师,“这只是iPhone照片而已”。我跟她提到《TIME》杂志在飓风桑迪的报道中用了Instagram的照片做封面,她说知道这件事,但对此并不激动,“只是这一次而已啊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对于卖自己的照片这件事,Emily并不是特别欢迎。她非常担心自己会被“出卖”。为了解释这个概念,她举了嘻皮乐队的例子。“本来只是很开心的在做音乐,可是当出名之后,就会有一些坏的公司来找到你,让你出卖你自己。”Emily说她真的不想变得很有名。

    她最看重的是分享,而且得是免费的。在北京拍照,跟别人分享,有人喜欢,这让她很满足。

    生活在异国,她也不觉得孤独,“因为我通过Instagram认识了很多朋友”。“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问题,我真的很开心,对事情很兴奋,而且能很好的通过照片表达。我真的喜欢这种感觉。”

将要离开中国

胡同里的艾米丽

    “我爱大山”,Emily在微博上写道,又在我们面前重申了一遍。我告诉她另外一个美国人何伟(《寻路中国》作者-编者注)可不喜欢大山,甚至说大山是他最讨厌的外国人。“因为不管你中文多好,中国人总会告诉你说,不过不如大山好”何伟写道。我问Emily是否经历过这种事。她哈哈大笑,“中国人一般对我说,你中文说得很好,你会成为下一个大山。”

    Emily的中文都是来中国之后才学的。她说自己有2个学习渠道。首先是在幼儿园教书,孩子们会讲非常简单的汉语,她从这里学了不少。另外她说她都是偷听来的。Emily将自己描述成抱着胳膊在胡同里左瞧瞧右瞅瞅的中国老太太,看到有人在下棋,站在那儿看一下;有人吵架,围着听一会。

    她也会主动跟在胡同里遇到的人聊天。有次她看到胡同里一个房子上写了“拆”字,但还有人住在里面。于是她问里面的人,房子都要拆了,为什么还住在那儿?对方答道,“说拆都说了5年了,还没拆。”Emily总结说,“其实好多地方都这样”。

     当她想拍一个人的时候,她也会先问句“你好”。有些老太太就会答“你好,今天冷……冷……”。她也学会了中国式的问候,主动问对方“吃饭了吗?”。一般情况下,对方都不会拒绝拍摄,尽管大部分时候都会嘴上说不许拍不许拍,但“其实只是说说而已”。但有时也会真的遇到不许拍的。有次她想拍馒头,卖馒头的人问,“你买吗?”Emily说不,然后那人就挥挥手说,“不买就走,不许拍”。

    跟胡同里的人的交流大约也就这些了。这些人出现在Emily的照片里,他们和Emily只发生过最浅显的对话。除了知道你是中国人我是外国人之外,对互相并没有更多了解。Emily拍摄他们,但自始至终她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观察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该问他们什么?我能问他们什么?他们想跟我聊什么呢?”Emily说她没有太多的期待,她只是来观察,并且传递出自己的感受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中国和北京对她而言,只是人生中非常短暂的一段时间。碰巧她通过照片跟这里发生了关系,但她不可能永远是那个“beijingemily”。很快,她就要去澳洲做“世界上最好的工作”——大堡礁导游了。她已经在考虑把自己的ID改掉,不该再跟北京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之后你将在她的Instagram上看到碧海蓝天,看到海底世界。一切都将跟北京如此不同。

分享到:

相关数码产品

苹果 iPhone 4S

本期嘉宾

联系《玩家》栏目组

  •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数码玩家。
    电话:010-62671042
    微博:http://t.qq.com/geekdigi
    EMAIL:geekgeek#qq.com(发送时请把#改为@)


制作团队:采访容安/夏思容安艾米丽提供设计yt制作miya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