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1985年生的唐山小伙孟伟留着寸头,穿着板鞋,身材不高但走路笔挺,回答问题简短有力,言语间流露出一种独特的幽默和混不吝。约孟伟来谈Apps,我刚掏出录音笔(原谅我的老土)他便推荐了一款可以添加文字备注的录音应用——AudioNote。[查看全文]

码客杂志
分享到:

数年如一日的博客

    孟伟在其博客的“关于我,关于这个博客”页面中写道“如果你在网上看到有人用 bmwmengwei这个ID以及一双绣着耐克和阿迪商标的布鞋,那极有可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页面中,你还能了解到关于孟伟的种种,比如除了苹果,他还喜欢“Google、Twitter、自行车、电影、阅读、War3、排骨、韭菜炒鸡蛋”,他也谈到为什么会喜欢上苹果 “上大学时用ThinkPad,买到第二台T61时发现小黑已经被联想毁了。转用苹果,发现用PC的十来年白活了。后来用上iPhone,发现用Nokia那几年白活了……如果有什么让我觉得用苹果让我白活了(比如,目前用的Razer鼠标,真比苹果鼠标爽太多了),立刻闪人。”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孟伟大学时时间比较充裕,便开始上当时很火的Macfans论坛,认识了一票同好,也建立了这个以苹果为主题的博客——不仅内容全跟苹果相关,界面风格也直接套用了苹果的备忘录。他声明不写“可能”、“据分析”、“分析称”、“推测”这种“无意义瞎猜凑数的文章”,并自信地强调其博文“都是值得一看的”,教程也是“对普通用户有实用价值的”。他甚至对留言也有要求:除非纠正文中错误或提供更好解决方案,“感谢”或“太好了”这种无意义的留言会被删除。

    孟伟表示很少跟读者互动,因为网友留言大多类似于“这个东西多少钱?我上不了网了怎么办?”针对第一个问题,他说“你问我干吗,问经销商去啊”,而对于第二个,他表示“原因多了去了,没法回答”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这个名为“苹果fans博客:每天一两篇真正有用的苹果教程或新闻”的个人网站页面谈不上精美,但从2007年11月15日到现在,几乎每天都在更新。而当年很火的Macfans已经没什么人气了,“人都转到微博上了”,孟伟说。

网易都做了,我们还做毛啊

     孟伟大学学的是隧道工程,饱尝工程力学、工程制图等课程之苦。跟大多数同龄人一样,专业选择是家长做主而非个人兴趣。“这个专业找工作还蛮方便的,基本上都是中建中铁这些工程局去学校招人”孟伟说,但由于不想跟同学们一样毕业后到“山沟里飘”,便“往北京胡乱投了些简历,竟然有回复的”,所以就来到北京做了第一份网站运营的工作。这份工作没做多久,他便辞职开始第一个创业项目——疯狂盒子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按照官方说法,疯狂盒子是一个全新的、致力于“发现应用,发现精彩”的苹果领域移动应用分享社区。社交化传播高质量正版应用,方便并娱乐着你的生活。

    孟伟说,其实就是“豆瓣+微博”。用户可以对应用打分、评价并同步到自己时间线上,让关注自己的网友看到,当然也可以关注其他人,并及时看到他们对应用的评点。

    据团队成员iKaw在一次访谈中的介绍,疯狂盒子在2011年9月参加了第一届MacWorld Asia,为用户发出500张价值300元的论坛套票,虽是合作展位,“面积小位置差”,但人气很旺,丝毫不输给某些付费展台。

    按照iKaw的说法,疯狂盒子是明星班底,他负责产品规划、市场推广和商务合作,ibuick是终端开发总监,Yukiminus极具语言天赋,会三国外语,洽谈海外合作很顺畅。而孟伟,则是内容总监,负责运营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“没做起来”,孟伟毫不掩饰这一项目的失败,“社区真不行,全都不说话一个儿一个儿的,就那么几个表现欲特强的天天在那儿扯着脖子喊,而且现在iOS 6里直接就绑定微博了,来我们这儿干嘛?另外,网易应用都做了,我们还做毛啊?”

    孟伟说,亏了几十万。他的那份投资是母亲赞助的,我问她着急么?孟伟表示“肯定着急啊,但她没表现出来”,随后补充道“我比她着急”。

免费榜没法忍,收费榜凑合看

    几天前,孟伟在Twitter上写道,“中国区App Store应用刷榜泛滥,说白了就是劣币驱逐良币。没钱做推广的刷,有钱的大公司也刷……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孟伟说,“国内免费榜没法忍,收费榜凑合看”。

    另一位资深苹果用户ibuick也曾向我表示“只看美国区排行榜”。

    苹果为方便用户寻找优秀的应用,在App Store提供付费排行、免费排行、畅销排行三大榜单,针对诸如:财务、教育、旅行、美食等类别还提供分类榜单。榜单排名本该由用户的安装、使用、评分等行为自然产生,而排名算法也是保密的,所以理想的结果本应是:越优秀的应用使用者越多,评分越高,排名越高。但这一美好的愿景在应用刷榜公司的庞大“僵尸军团”下成了泡影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急功近利的应用开发商为了获取尽可能多的用户,付费给应用刷榜公司,通过刷榜公司操纵的大量僵尸帐号提升其应用排名。苹果曾对违规应用做出强行下架、调整排名等惩罚,也曾修改排名算法,但依然无法制止乱象。

    “美国市场情况好得多”孟伟说,“由于用户基数大,刷榜能进前100名就不错了。”

二次创业:帮国内应用海外推广

    目前,孟伟和他之前的合伙人一起开始了第二个项目:为国内应用开发者做海外推广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据孟伟介绍,国内一些应用开发者技术水平其实不比国外差,但普遍摸不清海外推广的门道。国内的一些常规手段,如网页硬广、微博分享乃至刷榜等在海外市场都效果甚微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做这个项目前,孟伟也曾小规模帮国内一些应用做过推广,比如在博客加一个广告条,他当时“信心满满,因为访问量在那儿摆着呢”,没想到统计结果出来后大跌眼镜,“刚开始一天还有20多个点击,到后来只剩个位数了”。

    孟伟说国内一些开发者思维还停留在几年前,去国外论坛发个贴,被删,于是在网上哭诉,拼死拼活获得100多个安装,于是得意洋洋。“0.99美元的应用,卖100个才多少钱?你一年还得花99美元续费开发者账户吧?你的设备一年折旧费得多少啊?时间砸进去多少啊?” 在孟伟看来,这些行为很无语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据孟伟介绍,目前比较有效的应用推广方式是通过广告联盟,比如用户想买游戏A里的道具,不想花钱,就可以在广告联盟站下载应用B、C、D等赚取奖励,奖励值到达一定数量便可用来购买游戏A里的道具。在这个利益链里,B、C、D是花钱买安装量,A和广告联盟站是分成赚钱。而这种推广又分两种,CPA(Cost per Action)和CPI(Cost per Install),前者需下载并至少运行一次才计费,后者只需下载安装即可。孟伟说,不仅可以买游戏道具,有些联盟站甚至给用户发Giftcard,苹果的亚马逊的都有,“用户可喜欢干这事了,下载个应用就能赚钱”。但总的来说这种推广方式烧钱极快,“相当于买了辆宝马7系当天就推河里”。

孟伟谈App:好的,坏的和丑陋的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仍属于刷榜的变种,只是完成者由外包的水军变成了众包的用户。但孟伟认为,这是“光明正大”的推广途径,因为是“真实用户自主安装”。

    目前,孟伟和他的同事在中关村一间公寓办公,也慢慢开始有订单。时不时能看到他在Twitter上发布一些关于应用界的吐槽,如“因为传说苹果休假期间会锁榜,所以很多开发商这两天打小算盘:把自己刷上去然后就能连续多天保持在哪个位置了。。。据说刷榜公司这几天忙得都做不过来了。”听他讲完Apps的种种,我想起了一个电影名“The Good,the Bad and the Ugly”,可他谦虚地说“随便找个玩家,都比我强”。

分享到:

相关应用

Reeder
  • Reeder
  • 更新时间:2012年11月7日
  • 版本:3.0.5
Path
  • Path
  • 更新时间:2012年12月20日
  • 版本:2.9
Tweetbot
  • Tweetbot
  • 更新时间:2012年12月7日
  • 版本:2.6.2

本期嘉宾

联系《玩家》栏目组

  •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数码玩家。
    电话:010-62671042
    微博:http://t.qq.com/geekdigi
    EMAIL:geekgeek#qq.com(发送时请把#改为@)
    扫一扫,用微信看玩家


消息加载中,请稍候
制作团队:图/文夏思设计yt制作miya监制王炜炜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