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按Tinyfool在博客上的自我介绍,“郝培强!身高180,体重240,标准的中年老胖子”——一点也不tiny(小巧)。而在交谈一下午后,我觉得现居上海的郝先生也不fool(傻),倒是有些sensitive(感性),这让我想起另一位中年胖子老罗。[查看全文]

码客杂志
分享到:

畅谈盗版之害

    Tinyfool对自己的介绍为“程序员,二手经济学家,苹果产品义务推销员,Mac/iPhone/iPad开发者”,他常与另一位苹果开发者ibuick就盗版话题在微博上“舌战群儒”。

    常见的一幕是,Tinyfool发布一条带有总结性质的微博,如“盗版让这个国家变成偷盗之国,最常见的借口是,内容免费,你可以去赚名声啊,比如歌手,你可以开演唱会,做代言啊,比如作家,你可以先出名,然后,等着上电视啊。先不说这些能不能都成立。到底凭什么人家的作品,人家怎么处置,成了你的权利了?这不是偷抢是什么?”

    ibuick随后转发并评论“说这个干嘛?用盗版的都是大傻逼就是了”。并拉开骂战。

    一网友留言:杜绝盗版后,音乐就成了奢侈品。Tinyfool随即回应:奢个鸟侈,当年中国人连手机都没见过的时候,家家都有录音机,买磁带,那时候的正版音乐消费就有了。

    Tinyfool承认,内心没有ibuick强大,看到别人恶言相向也会难受。但之所以坚持,是因为“在某种程度上活开了,已没有什么外力能让自己说不想说的话”。言下之意,他会坚持说自己认为对的话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就在Tinyfool发布那条微博一个多月前,在一次给青少年的演讲《盗版启示录》中,他将当下称为“互害社会”。在Tinyfool看来,国内程序员生活在一个典型的互害社会中,有人看到同行的软件赚了钱,眼红,进而将其破解放到网上让人免费下载。而当自己想卖软件时,也免不了会被别人破解。

    Tinyfool认为目前跳出“互害社会”的唯一方法是:不再害人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唯一的沙发上,Tinyfool向我详细讲述了他对盗版之害的看法:民众鸡贼地认为盗版对我们有好处,免得给美国人很多钱,但实际上会得不偿失。国内所有知识产权相关行业,像音乐、电影都没有享受到人口红利,没人敢创新,没人愿意创新。所以,当注重知识产权的美国一日千里,技术产生质变时,不注重的国家就会跟不住,在经济形势不好时遭受巨大损失。Tinyfool认为,这种鸡贼的行为会被惩罚得很惨,而每个人都会受害。

    我问他预计国家多久能解决这个问题,他表示“很难预计,因为这个问题不取决于我,取决于政府”。

学生时代

    Tinyfool的第一台电脑是高考前3天,父母给买的奔腾133,花了8000块。他也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选这个时间点送他这样一份礼物,因为他“只碰了一天就去考试了”。当然,高考完后的暑假,他天天玩电脑,编程序,在钻研一个假期的VB和Delphi后,胖了30斤。

    填报志愿时,父亲拉他去找一位“明白人”咨询,“明白人”说计算机和英语是工具,以后各行各业都得用,都得会,专业还是要报个“实在”的。所以他最终选报了西南石油大学的机械系,而据他回忆,那时计算机系分数线都很高,其实报了也绝无可能录取。

    Tinyfool在大二时参加了学校一个网页设计大赛,虽然演示时因兼容问题网页效果未完全呈现,但信息中心的刘老师认为其他选手都是静态网页,只有他的作品能称为网站,力排众议坚持给了他技术类一等奖,且邀请他到学校信息中心去玩。后来,在刘老师的支持下,Tinyfool纠集一帮朋友,做了学校第一个学生网站“我心飞扬”,提供免费MP3、图书下载(很显然,在那个年代,Tinyfool还没有现在这么强的版权意识),还架设了一个论坛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因为连做了几个网站,Tinyfool在校内名气逐渐传开,一些社团也专程请他去做计算机方面的培训,所以,虽然成绩不好,但“从未被人看轻过”。直到大三,累计11门功课挂科,学校要开除他,父母来校接受批评时,才真正对他“出离失望”。不过就在一家三口出校门吃饭的路上,遇到很多学生喊“郝老师好”,Tinyfool的父母心情才有了明显好转,也似乎明白了儿子一直以来想要什么。

不太稳定的工作

    经过父母的努力,Tinyfool终于未被学校开除。毕业后,他回到天津,在一家电子公司找了份网管的工作。他说,当时不太敢找程序员的工作,因为“没正经干过程序员,专业也不对口”,但网管挂在技术部下,也有机会跟着干一些程序的活儿,后来竟成了技术部写程序最多的人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Tinyfool在网管工作之余参与开发公司的工资系统、食堂饭票结算系统,但后来管理层觉得可以买现成的ERP软件,外加公司也不缺程序员,就让他专心做网管,不用写程序了。他觉得光做网管没意思,所以“郁闷的干了几天”后辞职了。

    辞掉第一份工作不久,Tinyfool便注意到猫扑论坛上有人招会Borland C++ Builder的程序员,到北京面试后才知是金远见公司。上世纪90年代,文曲星电子词典风靡校园,生产者就是金远见公司。然而Tinyfool进入公司是2004年,金远见已经在走下坡路了,他还记得开会时总经理说去年业绩增长了30%,他本以为来得正是时候,公司在蒸蒸日上,未料发言人话锋一转:因为办公楼租出去了。

    Tinyfool认为大公司对需求不敏感,当时的消费者希望电子词典有彩色或灰度屏幕,能听MP3,而经过10年的技术积累,这些功能研发团队完全可以做到。但最终却因这样那样的原因,市场份额逐渐被一些新兴的品牌抢走。

    在金远见待了一年,Tinyfool再次离职。

    在诸事不顺时Tinyfool也曾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:是否该一毕业就去一家大公司?但最终他在博客上敲下这句话:我其实根本没有挑选过公司,只是去了在招聘会上第一个看到的,且收了我的简历的公司。

首次创业:从技术咨询到站内搜索

    2007年,Tinyfool兼职为一个朋友做网站技术支持,朋友每月给他3000元咨询费。跟另外几位朋友聊天时,一位也觉得这活儿不错,于是两人双双辞职开了家技术咨询公司。

    开始时活儿不多,经朋友间口碑相传终于接到第一个“大客户”。对方是一家创业网站,因访问量增长太快,网站承受不了,通过朋友找到他们。他们了解基本情况后觉得能解决,于是跟客户达成协议:不写代码只出解决方案、一个月只去四次、电话随便打邮件随便发。一个月八千块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Tinyfool分析,那会的互联网创业团队大致分两种,一种是大公司出来的,技术过硬,应付几千万流量毫无问题,但不懂营销,不知道怎么找流量,往往以资金链断裂告终。一种就是他们客户这样,懂营销,流量增长快,但在技术领域资源匮乏,招不到好的技术人员。所以需要他们这样的外援。

    Tinyfool说他们能做好技术咨询有两个关键因素,一是从不贬低客户原有技术团队,二是所出方案对代码改动极小。所以对方的技术团队也乐于跟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在帮客户解决问题的同时,他们也在学习和摸索,并开发了一套不错的站内搜索引擎。Tinyfool跟合伙人觉得搜索业务前景可能比技术咨询更好,于是不再承接新客户,并为搜索业务重新注册公司。然而,拉到天使投资后,雇了人,“钱花了一年多也花没了”,正谈下一轮融资时,次贷危机来了,Tinyfool说,“看到账上钱不多了,心灰意冷。钱烧完这个业务也结束了”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App开发

    Tinyfool说,当看到iPhone发布,就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。iPhone尤其吸引他的一项体验是双击缩放画面,他还记得之前用诺基亚手机在火车上发博客的痛苦经历——每跳转一个页面都得操作数次重新调节页面大小以适配手机屏幕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从北京来到上海,Tinyfool又开始创业,做回他喜欢的iOS开发。团队刚刚推出一款社交类应用Footprint,在关联Twitter、Facebook、Foursquare和Instagram帐户后可显示好友的地理位置,而尚未上线的新版则新增了对微博、人人等的支持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工作之余,他会在微博上与持“盗版有理”观点的人针锋相对。他说并非因为软件开发者的身份才反盗版,他只是觉得盗版不对,而且危害很大。

Tinyfool,在病了的世界与盗版死磕

    2012年12月23日中午,冯华君因病逝世,他是Mac上颇具好评的输入法FIT开发者。Tinyfool在12月24日博文《我不知道跟冯华君说些什么,这世界和我也在病中》中写道:这世界、华君和我都病了,我看不到任何希望,看不到。我时常想如果这个世界末日是真的该有多好,我倦了,我烦了,我早就厌了,但是我不甘,凭什么。

    体重240斤的Tinyfool患有糖尿病,他喝着无糖可乐,在略显拥挤的沙发上说“其实我活得挺悲催,挺无趣”。

分享到:

本期嘉宾

联系《玩家》栏目组

  •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数码玩家。
    电话:010-62671042
    微博:http://t.qq.com/geekdigi
    EMAIL:geekgeek#qq.com(发送时请把#改为@)
    扫一扫,用微信看玩家


消息加载中,请稍候
制作团队:图文夏思设计yt制作miya监制王炜炜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