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跟3D打印机这个光鲜时髦的词汇不同,张海涛的办公室杂乱无章,堆满了各式新旧电子产品,从古老的日本电子宠物,到10年前国产防火墙的系统机箱,法国Nao机器人,再到美国MakerBot 3D打印机,所有的物件都有一条线索:Linux。[查看全文]

码客杂志
分享到:

从DOS开始学习计算机

     知春路这个商住两用的小写字间,是张海涛的第二家公司,从儿时开始,他的学习生活工作就跟计算机形影不离,父母都是常年在中科院从事高性能并行计算的工程师,在家用PC普及之前,张海涛就见过了Unix小巨型机和SGI的各类图形工作站,从小学开始,他又一直巧合地遇到热衷于科普的计算机老师,张海涛那一代的北京学生,在计算机课上经历了PC机从高贵粗糙,到实用普及的全过程,最早时进机房还要穿鞋套,张海涛至今背得出老师传授的机械口诀:“先开中华机,再开监视器,先关监视器,再关中华机。”当时一群小朋友完全不知道为什么,长大后才明白,那个时代的电源稳定性低,需要先把耗能大的主机先打开,再开显示器,以免突然启动的电流对后者伤害太大。

     跟很多程序员一样,张海涛最初接触的是DOS系统,在这上面学会用LOGO小海龟画递归花瓣,92年的时候,还有王码公司的技术员来一零一中学科普五笔字形,初中时学校成立兴趣爱好小组,一起认真完整地学习了True Basic语言,一起用Lotus 1-2-3为期中期末考试制作全年级的排名表,当时全班男生最喜欢去满机房的80286机器里找有1.2MB高密软驱的机器,四五个人凑在一台黑白监视器的机器旁玩日本光荣公司的-三国志I,这个游戏至今是张海涛的最爱,以至于他所有的机器上,不管是什么系统都要装上DOS的虚拟机DOSBox,可以随时随地运行这款古老的单机游戏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从盗版游戏开始接触编程

     张海涛最初自己开始编程,最大的驱动力也是来自于游戏,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,最大的信息源是《计算机世界》,获知最新的计算机动向,学习设置额外的系统热键和调出隐藏目录等稀奇古怪的小技巧,看到好玩的小游戏,就跟同学们用QuickBasic复制一个类似的出来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初中毕业的时候,张海涛已经可以自己用CPAV杀病毒,用PCTools修改游戏人物生命值、用GAME BUSTER调节游戏里动态数值,甚至设定成不死模式。家里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台奔腾100,这时的电脑开始配备光驱,伴随的是盗版光盘的出现,几百个小游戏一下子涌过来,张海涛需要研究的东西又变成了程序安装,声卡显卡的型号、配置中断地址、装载不同厂家的驱动程序的区别都是研究的内容。

     等到1997年,高中快毕业的时候,全班男生此事着迷的游戏已经变成了“大菠萝”暗黑破坏神,张海涛家中的PC已经配备了调制解调器,可以用瀛海威的服务接入简单的网络,他刷得最多的就是红色警戒的BBS,当时设定的人生梦想,就是今后能去Westwood Studio这样的游戏公司去工作。

从Linux开始工作之路

     张海涛大学读的是机电一体化专业,有趣的是,依然是受到老师的带动,19岁的时候他就在暑假期间开始实习接项目,为银行制作配套系统,但也是因为这个经历,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做商业软件,当所有的研发都以甲方的业务为导向时,自己几乎没有可以创造的空间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喜欢软件的自由度,张海涛自打开始接触Linux操作系统,从此再没有更改过,在这个开源的系统上,永远有广泛的开源代码可以学习,并且有强大的可移植特性。大学毕业后,张海涛到高能物理研究所下属的公司去做网络安全产品,开发了自己的第一个防火墙项目,使用博通公司生产的采用MIPS64架构的的BCM1250芯片,业余时间,他用工作带来的第一笔积蓄买了同是MIPS架构的NEC制作的H730F微型PC,自己动手把Linux系统移植到上面,这像是小时候DOS系统DIY的升级版——依然是重装驱动、修改地址、配备中断,这一次的尝试成功后,移植Linux系统就变成了程序员张海涛的一大爱好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 同时培养的爱好还有买旧货,学生时代买不起的高科技过了时效,变成了廉价的古董,这成了他收集的目标,而无论新旧产品,都会变成他改装植入的对象,先是入手的儿时梦想的SGIIndy和Indigo工作站,重温了Irix上众多的3D图形游戏的旧梦之后,接触到了Gentoo MIPS并拿来替代掉默认的Irix系统,随后又买了一台夏普的PDA叫Zaurus 5500,将随机默认的系统换成了OpenZaurus,在那个年代已经是袖珍得不得了了的具有图形系统的嵌入式小Linux设备了,在把OpenZaurus转移到这上面后,张海涛很有成就感,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开辟一个新领域,并期望以此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有趣工作。

从芯片底层程序开始玩机器人

     在网络安全公司之后,张海涛又经历了两个公司,一项是针对嵌入式的Linu制作发行版的美国公司,另一个是用Linux做驱动程序监测WiFi信号,为公司内部通讯做WiFi电话。Linux系统的应用范围远比人们想象得广泛,跳出最后一个岗位后,张海涛和别人共同创建了一家公司,专职做跟Linux有关的产品和服务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 最初经营的业务是研发用Linux系统的SIM卡,虽然技术上成功,在推广上遇到了瓶颈,张海涛意识到,如果想推广自己研发的技术,必须有一个易推广的硬件做载体,他第一个选择的硬件是机器人。“我小时候对未来科技有很高的期待,觉得机器人迟早会代替人工,我恨不得有台做饭机器人,把那些麻烦都给省了。”很少有人知道的是,机器人其实也是个开源的平台,张海涛从为国外厂家做代理做起,把买回来的机器人硬件装入自己开发的运行系统,使其具备不同的功用,提供给需要的高校等机构。而同样一台机器人硬件,不同公司的区别就在于功能的开发程度,就像是同样一台iPhone,可以被浪费去只打电话发短信,也可以安装不同的APP,真正去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同样的团队,同样的代理模式,在2011年变成了3D打印机。

从3D打印机硬件到傻瓜化服务

     3D打印机的概念在这两年开始走红,见到实物之前,我们的期待甚至是“能现场打个肾吗?”国内目前引入的实际多为台式小型打印机,利用高温溶解的塑料,层层喷印做成立体的模型,应用中,可以为工厂直接打印立体样品,比如一把新压蒜器、一个气垫鞋模,这省掉过去开模的高昂费用,也能即时制作出复杂的内部结构,解决传统工艺的技术难题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 团队目前代理的是美国MakerBot打印机,这款产品源自Reprap开源社区的3D打印机,在淘宝上有众多代购,国内也有大量的山寨仿制品,但跟机器人一样,也是一种开源的科技产品,3D图纸要经过分片,规划出支撑点,进一步设计出喷头轨迹、再到实际当中调节和控制打印精度,这其实是一个复杂的转换过程,需要机械电子材料科学等众多方面技术的结合,而不是简单用海外代购一台机器就可以实现的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 3D打印机同样是一个开放的平台,团队现在的改进是加入智能化控制系统,支持网络化打印,WiFi接收模块和摄像头,能检测喷头的运动,从而整体掌控整个打印过程,让3D打印的操作能变得规模化。同时也在开发3D打印配套的仿真系统,能较准确的预测打印的结果。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    如今机器人和3D打印机两条业务并行,不变的是对Linux系统的坚持,他们会为3D打印机的客户在Windows上建一个Ubuntu Linux虚拟机,在虚拟机上装好自己开发的程序。虽然Linux在新兴桌面系统的竞争中输给了苹果,但拿着诺基亚N900手机(最后一款运行Maemo Linux系统)的张海涛自称“三十不学艺”,自己半辈子都在这上面,已经不想改了。哪怕自己已经更换了这么多的载体,经历过很多的试错,对于Linux的未来,他还是保持乐观态度,就像他评价墙上那张《肖申克救赎》的海报:“人生只有爬过一堆屎,最后才能成功。”

张海涛,从Linux到3D打印机

分享到:

本期嘉宾

联系《玩家》栏目组

  •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数码玩家。
    电话:010-62671042
    微博:http://t.qq.com/geekdigi
    EMAIL:geekgeek#qq.com(发送时请把#改为@)


制作团队:熊阿姨夏思设计yt制作miya监制王炜炜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